<listing id="pnlv1"></listing>
<cite id="pnlv1"></cite>
<cite id="pnlv1"></cite>
<cite id="pnlv1"><video id="pnlv1"></video></cite>
<var id="pnlv1"></var>
<var id="pnlv1"></var>
<cite id="pnlv1"></cite>
<menuitem id="pnlv1"></menuitem>
Discuz! Board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资讯

订阅

陕西农企办“粮食银行”被判“非吸罪”,专家称“处罚过重!”

2019-12-31| 来源:互联网| 查看: 317| 评论: 0

摘要: 记者:荒原由于民营企业从银行贷款的众所周知的高成本,更由于陕西地方农发行的不诚信、乱作为和抽贷断贷使......

陕西农企办“粮食银行”被判“非吸罪”,专家称“处罚过重!”

记者:荒原

文章来源:凤凰新闻

导读:

由于民营企业从银行贷款的众所周知的高成本,更由于陕西地方农发行的不诚信、乱作为和抽贷断贷使金紫阳公司的经营遭到断崖式跌落。迫于银行压力,为维持和银行的良好关系,金紫阳被强行替濒临倒闭的企业向银行还贷,最后被迫收购不良企业。

全文约3738字,预计阅读需要6分钟

正文:

创新获重罪,民企归期成无期?

陕西金紫阳农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紫阳集团)组建于2005年4月,总资产13.54亿元人民币,员工上千人,连续多年企业年盈利近亿元。金紫阳集团利用仓储和物流优势,以“公司加农户”方式为当地粮食经纪人和农民建立“公共仓储”。以“粮食银行”营销方式,用粮食储值劵与农民对换粮食,通过粮食深加工增加产品附加值,推进了粮食商品化和金融化创新。与中粮集团达成国家贮备粮库战略合作,计划将仓储优势打造成西北地区粮食仓储交易的重要平台。

金紫阳集团拥有日处理200吨小麦面粉生产线一条,次粉的淀粉生产线一条,十万吨配套酒精生产线一条,日处理150吨油脂生产线一条,2400头存栏二元种猪繁育场一个,粮库储存量50万吨,还有10吨油脂仓储量,运输车辆58台(自动装卸,运输能力每日可达3万吨),液袋运油半挂车55辆(实现新疆棉油“点对点”至陕西、山西物流新模式)。金紫阳企业占用地达10000余亩,产业规模大,多年来是陕西省的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由于民营企业从银行贷款的众所周知的高成本,更由于陕西地方农发行的不诚信、乱作为和抽贷断贷使金紫阳公司的经营遭到断崖式跌落。迫于银行压力,为维持和银行的良好关系,金紫阳被强行替濒临倒闭的企业向银行还贷,最后被迫收购不良企业。银行为收回不良贷款,强行划拨金紫阳资金替不良企业还债。企业为保持人民银行征信,在农发行承诺拨付新贷款的情况下,紧急向民间短期高利借贷。后农发行背信弃义不再给金紫阳贷款。有帮会性质的民间高利借贷使金紫阳公司陷入了深渊。企业背负着民间借贷的高额本息,企业的经营活动不断受到干扰。董事长韩海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被迫外出安排家人躲避,并不断给各级领导发信求救,但于事无补。政府却以跑路的罪名把韩海抓回大荔县。在放贷人策划的群体性事件压力下,企业被政府接管并进入破产程序。期间数亿元企业财产被哄抢,剩余的数亿元资产被政府和法院贱卖清盘。

2014年11月8日,韩海及相关人员被以涉嫌骗贷罪刑事拘留,同年12月12日逮捕。

经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于2017年6月16日作出(2016)陕05刑初114号刑事判决,认定金紫阳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韩海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韩海不服,上诉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高院二审维持原判,于2018年1月23日判处韩海无期徒期,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陕西金紫阳农业科技集团论证会会议现场

专家点评认为:“处罚过重!”

夏家骏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曾任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常委,公安部首批特约检察员,中国十大杰出法学家之一,他认为,这是一个民事案件,不是刑事案件,应该按民事案件处理。不能企业出问题就破产,一破产就抓人,只追究企业家个人责任,处理方式严重有误。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中国改革20人论坛成员王占阳指出,第一个,粮食银行不构成非法集资。这实际不是一个银行,就像有人说时间银行,就是利用收粮和仓储资源作营销时的一个比喻性的说法,并非银行实体机构,也不从事银行业务。韩海是集中精力办实体,所以属于企业正常集资的范围,而且基本上是内部,不构成犯罪。

第二个就是所谓合同诈骗。现在民营企业贷款,90%以上都有不合规的地方。为什么规定民营企业贷款必须要有央企来担保?规则不公平,于是造了一些假,这是逼出来的。

第三个,贷款以后有没有不还款的意图?这里面有一个现实的问题,贷款就不想还款的是谁?主要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在正常情况下不会这样。

第四个就是经营问题。经营失败和政府干预不当导致的还不上钱,这不能算犯罪。经营失败,破产了按破产程序走,不是就要把人抓起来判刑?;箍钅芰Ρ淮虻袅?,后面还有黑社会的原因,不是他本人不还钱造成的。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教授、中国政法大学证券期货法律研究所执行所长梅慎实分析称,韩海是在做实业,吸纳的资金用于生产经营活动,再加上积极筹措款项给投资人退还,这方面损失也减少到最小,判无期太重了,违反了刑罚谦抑性原则。前段时间最高检还在说对民营企业要宽容,希望司法机关能够改判,从宽从轻,给企业家一些机会。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金融资本研究院副院长、新三板与新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法学会互联网金融法治研究会秘书长武长海说,民营企业在贷款使用过程中可能有些不规范,但韩海本身是搞实体经济的,不是第一次贷款,一直没有出事,说他有非法的目的肯定不正确。说他诈骗,同样不客观。成立粮食银行,通过公司向民间借款,出问题后当地政府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最高法院很多案例涉及到金融犯罪,两高不断出台司法解释或者办法,也出现了一种比较灵活的方式。司法机关要守住底线。

刘俊海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商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他提出,如果按无罪推定原则,本案当中的证据,应当由控方来承担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举证责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合同诈骗罪和行贿罪,这三个罪证据必须能够形成环环相扣的证据链条。

按疑案从无的原则,能用民事责任解决的,比如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还有必要,可以加上???。不应当诉诸刑事责任的手段。

如果存在向社会公众及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司法解释同时强调有一个例外规则,有一个安全港规则,也可以免于追究刑事责任的。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南京大学等??妥淌?,国务院重大经济课题小组成员付小平强调,现实中民企融资的困难是非常严重的。无论是银行的资金,还是社会上的资金,只要用于生产经营或是还贷还债,就不能说是诈骗??梢允砸幌峦ü酝夥⑿姓亚氛姓?,这个是有先例的,从无期改为有期,把人放出来了。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亚普律师表示,这种案件的认定必须注意是不是资金,交付粮食时按照银行的同期贷款利率,返还粮食时附加一些法定资金,是不构成犯罪的。该案合同诈骗罪是不构成的。董事长跑的前提条件,因为当时面临人身安全威胁,并不是因为要躲债务才离开的。天津保理公司是不是国有企业?现在法律规定只有独资公司才算国有企业,保理公司有没有问题,可以作为一个策略去使用。此案涉及到的行贿问题,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法律没有做为过一个单独的罪名。

金融研究专家,《银行家》杂志总编审高续增认为,用原来计划经济的法律来对市场经济下的经济活动进行罪与非罪的判断、经罪与重罪的判断是会出问题的。民法、商法、刑法区分的清楚楚了,这个案子是民事责任而不是刑事责任就清楚了。

北京联合大学研究员,法律专家杜兆勇表示,韩海案件和著名的张文中案件实质是一样的,并不是合同诈骗,也不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或者单位行贿,也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挪用。为什么非要央企担保呢?划掉围绕央企担保这一块,显然就不存在所谓韩海造假了。因此韩海与张文中案件一样都应该得到彻底平。为什么国企就不存在非吸、集资诈骗罪?韩海的目的就是发展企业,他和渭南分行应该风险共担,没有谁罪谁非罪,合同明显的加重于民企一方的义务是不平等的。韩海和平安保理(天津)一样,同样也没有谁罪谁非罪,都应该平等?;?,不追究平安保理(天津)违法发放贷款罪或者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或者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也就不应追究韩海的合同诈骗罪。韩海主观上就是为企业解困,维护银行信用,站在民营企业家的角度完全可以理解,这又怎么是犯罪呢?!国企同样的情形是不被视为犯罪的,金紫阳作为民企应该得到公平待遇。国家在促进民营企业平等方面的法律政策在每个案例的司法实践中应该得到切实善意的实现。

当事人有话说:“韩海无罪!”

据当事人代表介绍,韩海因非吸被定罪,却没有任何举报者和受害者,而且现在还有很多人主动为韩海证明清白。

金紫阳公司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渭南分行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质押合同》,未能体现双方的平等法律主体地位。

金紫阳集团对保理机构2.498亿的合同诈骗,一些要件和中国银行渭南分行的8000万贷款一样,都有一个格式条款,都必须由央企来担保,就是中储粮储备粮库。

一般而言,借款达成后,处置权已经转至借款人,只要用于正当、合法的生产经营和创造利润的行为,只要抵压物充足没有潜在风险,哪怕具体使用流向稍有偏差(货币自身属性决定,使用流向很难监测和定性),也不属于违反合同约定的合同诈骗性质。在当下法律语境中,这是需要重新反思的一个问题。

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的认定中,没有分清韩海职务行为与金紫阳企业行为的不同性质,这与原来认定张文中的单位行贿罪一样,都属于计划经济思维。

因为高利贷事件打乱、打断了合同执行,粮库又将“险情”报到渭南分行和天津保理,结果引发这场刑事案件。当事人代表希望借鉴最高法院对张文中案的处理方法进行纠偏,给予民营企业更大的创新空间,宣告韩海无罪。

人民日报、法治日报、中国企业报、新京报、中国商报、银行家杂志、凤凰网、企业与法律网等媒体已关注此案后续进展。(完)

分享至 : QQ空间

10 人收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邀请

上一篇:暂无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社区活动
加快与移动付出交融:京津冀互联互通卡完成苹果、安卓机型全掩盖

现在与2008年最大的差异或许在于:12年前,全球要靠金融专【....】

654人往期回顾
关于本站/服务条款/广告服务/法律咨询/求职招聘/公益事业/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15-2020 镇平新闻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镇平新闻网 X1.0
微信群里福彩快三是真是假